江来 江来首页 帮服城 查看内容

电商法草案首次提请审议吕祖善回应热点问题

2019-1-25 09:20| 发布者: 天纱| 查看: 129| 评论: 0

摘要:   央广网北京12月20日消息(记者庄胜春)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一个与“网购一族”密切相关的法律草案第一次揭开面纱。历经三年深入调研,《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草案)》昨天在十二届全国人大 ...

  央广网北京12月20日消息(记者庄胜春)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一个与“网购一族”密切相关的法律草案第一次揭开面纱。历经三年深入调研,《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草案)》昨天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上进行首次审议。

  20万亿的年销售额、世界第一的市场规模、2690万的就业人员……草案如何定义中国的电子商务?又将如何在促进行业发展的同时保障消费者权益?这些都是大家关注的话题。

  实际上,一直以来都有声音认为,电子商务法不是来的太早了,而是来的太晚了。20世纪末,互联网高潮来临,国内冒出几百家B2C网络公司。世纪之交的2000年,全国人大代表张仲礼在九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提交“呼吁制订电子商务法”的议案。

  可很快,互联网泡沫破裂,电商坠入“冰河期”。直到2003年非典,疫情之下,电商竟重获生机,淘宝网当年成立,电商开始一路狂奔。到2015年,我国电子商务交易额超过20万亿元。

  当昨天上午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电子商务法起草领导小组组长吕祖善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上作关于电子商务法草案的说明时,距离2000年的“一号议案”已过16年。中国电子商务的年交易额也已经从8亿上升到20万亿,翻了2万5千倍。

  “16年当中,电子商务从无到有、从有到低潮、从低谷又逆境崛起,很少有主管部门过问。浙江最好的支持,就是少干预”,吕祖善曾主政电商大省浙江,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回忆起这段历史。他一再强调,坚持促进电商发展,是立法过程的重要主导思想,“我们起草小组梳理现有法律法规、开展16个命题调研课题、初步编制四个版本立法大纲、形成两个法律草案。我们把起草组成员和研讨会会议代表带到阿里,和马云为首的高层对话两个小时,之后专门到杭州的跨境贸易园区,现场考察、对话”。

  那么,什么是电子商务?草案的表述是:“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进行商品交易或者服务交易的经营活动”,如此一来,无论淘宝、京东,还是微商、网约车,都在草案的规制范围内。

  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法律、行政法规对商品交易或者服务交易有特别规定的,适用特别规定;而涉及金融类产品和服务、利用信息网络播放音视频节目以及网络出版等内容方面的服务,也不适用草案。

  接下来,一起逐一梳理人们对于电子商务最为关切的那些话题,看看草案给出怎样的解决方案。

  化妆品微商周女士提问:“微商要不要工商登记?”在她看来,作为一个微商,最希望的能够通过约束,把三无或是不正经微商清出去,“不管要不要登记,给个明确说法就好。而不是现在大家不知道该怎么做”。

  草案回答:“电子商务经营主体应当依法办理工商登记。但是,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以个人技能提供劳务、家庭手工业、农产品自产自销以及依照法律法规不需要进行工商登记的除外。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看到这儿,可能不少人还是有些迷糊,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是什么意思?

  吕祖善解释说,立法体现的原则就是要有利于促进就业,他在法律说明上专门提及于此。“有的人也没什么场所,就一个电脑,也不是每天干活,而且对于有的人这是生计、一种灵活就业的路,为什么我们都要堵的死死的?”吕祖善表示,如今工商登记制度也在改革,个体工商户注册比较简便了,他相信虽然现在“收了一点口子”,但从就业大局出发,各方会形成共识。”

  消费者张先生提问:“炒信行为怎么管?平台责任怎么界定?”如张先生所说,电商平台上有些刷评论,刷信誉现象,其实会误导消费者,很难区分出谁好谁坏;很多假冒伪劣产品,一但购买很难处理,是平台去负这个责任,还是监管机构负责?

  草案回答:“信用评价方面,如果刷好评、删差评、甚至骚扰或者威胁交易对方改评价,轻则责令限期改正,重则吊销营业执照,最高处以五十万元罚款。平台责任方面,如果消费者合法权益受损害,平台又给不出经营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其他有效联系方式,就得先行赔偿。”

  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消费者在微信上买了微商假货,但找不到微商了,微信是不是先行赔偿?微信是否算电子商务第三方平台?

  吕祖善回答:“按照定义,信息网络应该算在里面。微商是这一两年发展起来的,起草时还没有发现微商。要说现在在法律里对微商的很多细节作出非常具体的规定,确实有困难,我们留有空间。”

  本周日,会议将分组审议草案。除了上述内容,草案关于个人信息保护、跨境电子商务等问题的规定也备受关注,如吕祖善所说,很多细节仍然有待进一步讨论。一般来说,草案要历经多次审议,正式表决通过的时间表难以预估。立法进程,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